当前位置:首页 > 专题 > 丰台往事

第三十八期 鲜为人知的马家堡事件-------刘岳

发布时间:2018-06-21 14:54     浏览次数:0次     打印本页

鲜为人知的马家堡事件

 

抗战后期的1944年,在丰台车站东边有个马家堡车站。它只有三间房、四个工作人员,是个很小的车站。它的作用就是用来会车。这四个人当中,一个是站长,名叫许言午,是中共北平铁路工作委员会的地下党员;一个是身材高大的扳道员申连科,党的积极分子;另外两名也是扳道员。就是这个小小的车站,1944年7月11日,却发生了一起至今鲜为人知的重大事件。

北平的七月是个阴雨连绵的时期。一天,扳道员申连科偷偷地对许言午说:“老许,车站信号灯的电线太老化了,下雨的时候有联电现象,信号灯随便变颜色,你看是否修一修?”听了这话,机智的许言午马上想到路局方面发来的通知,要求沿途加强保护,从北平开往青岛的304次特快车上有个重要人物。于是许言午会意地一笑,对申连科说:“不必修了,这对我们有用途。”经过商量,他们俩人制定了一个周密的计划,决心颠覆304次日本列车。

7月11日清晨将近7点的时候,天上下着小雨,许言午、申连科密切注视着304次列车驶来的方向。列车终于露头了,它喷着浓烟,以每小时75公里的特别快车速度,耀武扬威地向马家堡车站奔来。离车站越来越近了,许言午向申连科示意,申连科立即打出列车从干线通过的信号,同时将铁轨扳到列车会车的安全停靠线上。开车的日本司机不知道这些,看到通过信号,丝毫不减速,列车高速冲向安全线。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火车冲出铁轨,车头一下子扎进了铁轨尽头的沙土里,只露出顶部的烟囱。后边的车厢并没有停止,一节挨一节地互相撞击起来。火车的撞击声、锅炉的爆炸声、日伪人员的叫喊声混成一片。

日伪严令重点保护的304次特快发生了如此重大的事故,震惊了日伪当局。申连科完成任务后,赶紧走开了。而许言午并没有立即走,他还要看一看自己的胜利成果。304次特快的第一节车厢是铁结构的货运行李车厢,损伤不是很重;而第二节车厢是豪华的一等车厢,由于是三道木梁结构的,在后边二、三等铁结构车厢的撞击下,扭成了麻花状,车厢里的100多人无一幸免,全部当场毙命。望着这些血肉模糊的日本鬼子和汉奸,许言午的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微笑。

马家堡车站出了如此重大的事故,许言午也无法待下去了。他回到办公室,取出雨衣,准备到解放区去。就在这时,一队伪警察已出现在车站,但伪警察并没有闯入办公室,只有北平铁路局警务部警务处长刘建章一人走进了许言午的办公室。俩人相视一愣,刘建章把脚一跺,对许言午低声说:“你真糊涂!”听到这句话,许言午赶紧从后门溜走了。原来,许言午在正定车站当副站长时,刘建章是日伪方面的特高科科长,两个人经常做一些物资交易,一个人为解放区,一个人为日伪方面。刘建章有一定的爱国思想,这次他故意放了老朋友一马。

马家堡事件震惊了日伪华北当局,震惊了日本国大藏省。因为这次事故撞死的日伪方面人物有:日伪华北开发株式会社总裁(军方派来的,中将军衔)及23名将、校、尉级军官,还有80多名日伪北京政府及铁路方面的官员。日本宪兵队在事件发生后封锁了马家堡车站,并严令过往列车放下窗帘,任何人不准向外张望,并从丰台车站出动兵力救援。为了缉拿“凶手”,日伪当局发出通告,捉拿许言午、申连科等人。可是,许言午同志此时已经到了解放区,向刘仁同志汇报了事件的经过。

事情到这里似乎该结束了,可是戏剧性的事情还在后边。半个月后,又是304次特快,又是在马家堡车站,又一次发生了信号灯变颜色而铁轨没有并轨的情况。这一次日本司机发现了,刹住了车。经过检查,发现是信号线路出了故障。日伪北平路局方面由此联想起上次事故,觉得也应是线路问题。于是,中共北平地下党员许言午制造的马家堡事件被定为技术事故。路局方面还发出通告,召许言午回站上班。经过与华北局城工部和铁委领导讨论后,许言午又回到了马家堡车站,不久升任西直门车站副站长,继续在日伪统治下的北平从事铁路地下工作。

几十年过去了,现在必须向世人说明,马家堡事件是中共北平铁委地下党员许言午及党的积极分子申连科,机智地制造技术事故假象,完成了一起颠覆日军列车的抗日斗争事件。

 

选自《北京文史资料精选(丰台卷)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