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专题 > 丰台往事

第五期 卢沟桥事变见闻-------李士明

发布时间:2017-04-24 14:44     浏览次数:0次     打印本页

卢沟桥事变见闻

李士明

卢沟桥事变到今年7月7日,已整整50周年了。当年我家住在卢沟桥城内路南,斜对面就是宛平县政府院落。政府办公用房被日本侵略者的炮弹炸倒,城门楼被炸毁的情景,历历如在眼前,当时我虽然还是个十来岁的孩子,可对这突如其来的事变,在记忆里留下的印象,应该说是很深刻的。

临近事变的前些日子,日本侵略军在卢沟桥一带进行实弹演习更加频繁了。老街坊中有的叔叔大伯就说:“小日本还要怎着哇!”意思是对这种疯狂演习,不免有些担心。

7月6日,雨下个不停,日本侵略军在卢沟桥外围搞的实弹演习也竟日不止,听说守卢沟桥的营长金振中对这与往常不同的演习,深感疑虑。金振中是二十九军派驻在卢沟桥的一个加强营的营长,此人年轻有为,是个爱国军人。1936年春天到此驻防以后,就把兵力根据地形需要,进行了细致的部署:铁路大桥、回龙庙一带都由较强的连队驻守;城东门的东南角和东北角由重机枪连防守。另外,轻迫炮连也部署在东门以内,以便随时出击支援兄弟连队。发现情况异常以后,当天下午,他换上便衣,扛上一把铁锨,像干活归来的农民的样子,从铁路大桥东头沿铁路线往东侦察敌情,到了卢沟桥火车站附近,不免使他大为吃惊:日本侵略军冒着雨淋和不顾道路的坑洼不平,正以卢沟桥和大枣园土山为目标,作进攻式的演习。演习俨如真的作战一样,步兵在前,配备着轻重机枪,后边紧跟着炮兵,侵略军跟在炮车周围,尾随步兵前进,最后跟上来的战车,隆隆作响,向城下挺进。这一情况使金营长感到事态的严重性。

果然,第二天的清晨,日本侵略军借口一名日军在演习中走失,要求闯入东门进城搜寻。事实很清楚,他们的演习,从未进过城,怎会有失踪的士兵到城里呢?显然是找借口企图偷袭我城内营地,所以遭到了守城战士的严词拒绝。日本侵略军的阴谋挑衅没能得逞,夜里11时即开始向宛平城内打炮,炮弹飞过城墙,在营房及县政府院内爆炸。8日清晨一看,一夜之间,整个城内变得惨不忍睹,县政府房屋被炸倒了,旗杆也倒了下来,营房也有不少被炸塌了,还有两名战士在炮弹轰炸中阵亡。

人们没有被日本侵略军的嚣张气焰吓倒,愤怒的情绪,变成积极支援战争的行动,百姓自动为战士挖战壕修工事,运送武器,支援战士对来犯的敌人给予有力的回击。住在城内的农民祁文周,年轻力壮,胆大心细,用自己的门板捆成了担架,往返前沿阵地,运送伤员,途中被一枚炸弹的弹片炸伤左腿,扯下自己的褂子,包扎了一下,又上前沿阵地去了。战士被老百姓的爱国精神所感动,纷纷表示:誓与宛平城共存亡,誓死保卫居民安全。妇女也不示弱,纷纷行动起来,给增援来的战士烧水做饭。我母亲在自家的饭棚子里边替战士们烙饼,刚烙好一大摞,正要取面再做,一枚炮弹飞来,饭棚子被炸倒了,烙饼也被炸的满地碎块,炉火也炸坏了。我母亲毫不犹豫,又转移到邻居家去烙。地处后方的长辛店铁路工人和爱国工商界人士,立即行动起来,送来支前物资和慰问品。铁路工人把铁轨、枕木、麻袋送到前线,让战士们构筑工事。很快,城门洞里外,增添了新的牢固的防御工事。工商界人士自动送来粮食、药品及其他慰问品慰劳战士。城内的马神庙,是宛平县立小学,虽然因为战事突起放假了,而学生们也在老师的带领下,给战士送水,以示慰问。有的学生看到战士正在磨刀石上磨刚刚开刃的大刀,就用脸盆端水供战士磨刀用。北平方面的人民群众,更是牵挂着这里发生的一切。不少学术团体和大学生,都组织起慰问团,绕道长辛店,来到前线表示慰问。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等四个团体选派代表,带着挽联、花圈,绕道来到县政府门口,为阵亡战士举行追悼会。追悼会成为誓师会,东北流亡到北平的一个学生讲述了九一八事变以来,日本侵略者在东北的滔天罪行,他的愤怒情绪,更加激起了战士们的仇恨。这时一个大学生走上前来,大声疾呼:“弟兄们,我们知道你们是冯玉祥将军的部下,是热爱中华民族的,过去在喜峰口对日本侵略军作战,没有精良的武器,而你们用大刀把敌人砍杀得魂飞丧胆,希望你们像以前那样,发扬大无畏精神,把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杀下去,坚决抗击日本侵略军。我们拥护二十九军!誓作二十九军的坚强后盾。”这一席话更激发了二十九军战士们的战斗情绪,战士们激动地高喊:“誓死保卫卢沟桥!誓死抗战到底。”

此后,战事时断时续,由于二十九军个别指挥官举棋不定,没抓住有力的战机,给敌人以致命的还击,相反,日本侵略军却利用了汉奸殷汝耕在冀东防共自治政府的方便,以及汉奸陈觉生担任铁路局长的职务,纷纷从海上和铁路线运来大批增援的日军,战事扩大,卢沟桥、南苑、丰台相继失守,卢沟桥一带沦陷,成了日本占领区。他们的横行霸道更是肆无忌惮了。卢沟桥头和宛平城东西两个城门都有日本侵略军站岗,手里端着上了刺刀的大枪,身边有呲着牙的狼狗,过往行人都要行礼鞠躬才能通过。城里的居民郭忠福的爷爷出城到地里去拾柴草,被日本侵略军看见,当成靶子,一枪就给打死了。卢沟桥城北吴振山的二叔,眼睛不太好,在通过石桥的时候,没看见日本兵,因为没给站岗的日本兵鞠躬,结果被刺刀扎死在桥头上。日本占领了卢沟桥以后,小学又开学了,一天我上学,前边一个卖沙锅的小贩,挑着一担沙锅正往前走,一辆日本兵开的车,眼看着冲沙锅担子撞去了,沙锅全碎了,卖沙锅的跌倒了。开车的日本兵却在那里疯狂大笑……

亡国奴的日子就是这样痛苦,整整受了八年罪,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、新四军和人民群众坚持对敌斗争,才算取得了抗战的胜利,人民才能重见天日。

(张霖整理)

选自《丰台文史资料选编》第二辑